顶点小说 >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> 第113章 陆怀远隐忍的怒意!(二更)

第113章 陆怀远隐忍的怒意!(二更)

?热门推荐:
????孟清雨是被陶熙环强行拉着出了电梯,不顾叶国礼还在场,不顾酒店服务员惊讶的目光,将她拉扯着出门,上,然后将她塞进了他车里。

????“陶熙环,你闹够没有?”女人眼神清亮地瞪着他。

????男人冷哼一声,“没有。”

????“陶熙环,别让我恨你。”

????“随你。”

????她闭上眼,眼泪却像是坏掉的水龙头,汹涌而至。

????“孟清雨,你给我滚远点。”

????孟清雨没有半分犹豫便下车,甩上车门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????这一夜,不知多少人无心入眠。

????孟清雨的第二根烟刚点起来时,对面露台被人推开,男人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????两人的视线在幽暗的夜空中对上。

????孟清雨吐出烟圈时,叶国礼按下打火机点燃手中的烟。

????两人面对面抽着烟,没人率先开口。

????孟清雨要点第三支烟时,叶国礼开口了。

????“女孩子,别抽那么多。”

????孟清雨点烟的动作顿了顿,最后还是放下打火机,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:“男人也一样。”

????叶国礼将烟夹在手指间,望着对面被夜色模糊了五官的女孩,心绪复杂难辨。

????“吵架了?”

????身为上司,本不应该过问下属的私人事情,但是他与她,从那晚之后,很多东西都变了。

????“没有。”孟清雨没打算在这件事上面瞒他,“我跟他早就分手了。那天早上叶小姐大概是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想到我房间借洗手间……”

????她简单地将那天与叶璃在房间门口碰到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????“所以,你找前男友充当现男友?”叶国礼挑了挑眉。

????孟清雨耸耸肩表示肯定。

????“那你们刚才……抱歉,我不是……”

????叶国礼想到刚才无意中听到的那段对话,想要问些什么,却又无法开口。

????怎么开得了口?

????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他?

????他活了四十多年,这种话还从来没有跟任何女人谈过。

????问她,他前男友是否要求复合?

????他也同样问不出口。

????问她,他是否样样比她前男友好?

????那更是荒谬。

????他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。

????“我跟他之间早就结束了。”孟清雨无所谓道,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打转下去,她转移了话题——

????“叶董,还没问你,那天早上你是怎么从我的房间回去的?”

????问完,她忍不住轻笑一下。

????那笑声,轻松柔软,随着清凉的夜风吹进他耳里,如同当年那个少女的声音那般动听。

????他心头一动,目光深幽地望着她,喉结微动——

????“你说呢?”

????“按我说,除了从阳台飞过去,没别的可能。”

????“嗯,没错。”他点头。

????说起来还真是让人不敢相信。

????他这个年纪的男人,竟还能做出如此轻狂的举动。

????“叶董,这里十八楼,你就不怕掉下去粉身碎骨?”

????“怕。不过……”

????他怕摔下去粉身碎骨,但更怕这件事的曝光有可能对她产生的不良影响。

????偷情越轨这种事,对于男人来说,不过是一时的面子受损。

????大不了归上一句:“不过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。”便能撇清。

????但是女人就不一样,人们习惯性地将她这个错误无限放大,有的人或许一辈子都得背着这个污点受人指责。

????“不过什么?”

????孟清雨好奇地问。

????叶国礼低下眼,将夹在指间快燃到头的烟按掉。

????“没什么。”他笑了下,“不如说说看,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抽烟的?”

????“我啊?”孟清雨双肘撑在栏杆上,“第一次抽烟是大学毕业那年……”

????-

????楼下。

????陶熙玉与安仔吃完宵夜过来,看到她哥的车还停在酒店门口,便过来敲了敲车窗。

????敲了很久,车里的人才降下车窗,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刺鼻的烟味。

????“哥……”陶熙玉捂住口鼻后退几步,“你要在车里烧炭自杀?”

????陶熙环没理会妹妹,径自将前后车窗,还有天窗都打开,然后打着车,眼看着就要离去,陶熙玉冲过来按住车窗——

????“哥,你干嘛去?”

????“放心,你哥还没享受够人生,舍不得去见阎王爷。放手。”

????男人说着潇洒,但声音却又暗又哑。

????“那你要去哪里?”

????“你管我去哪里,放手。”

????“你是我哥,我当然要管你。”

????“你也知道我是你哥,我要去找女人你是不是也要管!?”

????陶熙玉:“……”

????好吧,好像她管得有点多了。

????可她不是担心他嘛。

????刚才她同安仔在对面7-11喝东西时,可是看到他哥将清雨姐给拖到车上了。

????他们还打赌,他们敢不敢在这里玩,打赌她哥能玩多久。

????结果不到十分钟,清雨姐就从车上下来了。

????她们也不敢过来打扰他。

????谁知道,她同安仔去吃了宵夜回来,他的车子还在这里。

????敲开车窗就是一付极度不爽的样子,看来没能跟清雨姐和好。

????不过,要是清雨姐拒绝他一次,他就要去找别的女人,这辈子他也别想清雨姐回头。

????她松了手,正想着要不要再提点他哥一下时,车子已经飞一般地冲了出去。

????“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盯啊?”

????她对着冒烟的车屁股叫道。

????“阿玉……”

????一直不敢出声的安仔凑了过来。

????陶熙玉打了个哈欠:“安仔,晚上你盯着,我回去睡了。明早来接你班。”

????安仔:“……”

????罗女士那二十万真不好赚。

????-

????城郊区,某射击场。

????一辆黑色ndrover缓缓驶进大门,在贵宾区停下来,靶场工作人员向前为他打开车门。

????“陆生……”工作人员恭恭谨谨道,“秦生、安生在那边。”

????一身黑色休闲装,面容冷峻的陆怀远稍稍点了点头,在工作人员带领之下往室外射击场而去。

????射击场内,两名戴着射击眼镜及隔音棉的男子正拿着枪打靶。

????其中一名男子打完一枪后,转过头来,调笑道——

????“远啊,迟到了半个小时。还好秦生今天兴致好,心情更好,要不然晚点少不了要多罚几杯。”

????“抱歉,飞机晚点。”陆怀远淡笑解释。

????“你舅舅尽吓唬你,我也刚到不久。听说你枪法不错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跟我们玩玩?”

????秦生打完一枪后转过来同陆怀远招呼。

????“好”陆怀远爽快地应声:“那就让秦生见笑了。”

????秦生可是有多年的从戎生涯,本身又喜爱射击,有时间经常都会来射击场练练,枪法绝对不差。

????陆怀远念研究所期间,与朋友玩过一阵子射击,真正工作之后几乎没多少时间再玩。

????不过,他们在这里,也不是比赛,就玩个乐趣罢了。

????安诚让人送上霰弹枪,陆怀远戴上射击镜后,第一枪打了98,秦生也是98,安诚85。

????“哈哈哈……阿诚,感觉如何?”

????秦生调笑道。

????安诚乐呵呵地摇头:“我说了阿远枪法不错,我今天是给你们陪衬的。”

????“阿远,我们玩一局怎么样?”秦生转脸看向陆怀远。

????陆怀远点头:“好。秦生想什么玩?”

????安诚:“一人十枪?”

????秦生:“阿远,怎样?”

????陆怀远:“我没问题。”

????安诚朝身侧两名年轻女子挥了挥手,让她们退下去。

????比赛开始。

????第一枪。

????秦生95,陆怀远89

????“阿远,你这是让我这个老人家?”

????秦生望向陆怀远。

????陆怀远摇头:“太久没玩了,状态不稳定。”

????第二枪。

????秦生97,陆怀远98

????第三枪。

????秦生92,陆怀远10

????秦生朝他竖了个大拇指,之后陆怀远连续三环都打出了10。

????一共十枪,陆怀远总分比秦生多了6分。

????“阿远,赢了这局,晚上可要多喝几杯。”秦生在射出子弹之前道。

????“未必。说不定今晚是秦生要多喝几杯。我可是特地带了一支好酒过来。”

????“你们不必谦虚了。”

????“哈哈哈……”

????三人聊了几句,又开始打靶。

????秦生不愧是老枪手,后来居上,在最后几枪也打了10分,而陆怀远这边因为‘态状不稳’连续失手,最后秦生以08分的优势赢了局。

????“阿远,故意给我吃彩头对不对?”

????“是秦生稳健。”

????“哈哈,你这小子。跟你打枪就是过瘾,下次有时间来城,我们再比一局。”

????“好。秦生有时间我一定奉陪。”

????“我有时间你还未必有。你舅舅说你刚从t国巡视业务回来,怎么样,那边投资环境与条件都不错吧?”

????“与当地zf合作,确有诸多优惠政策。不过,也有诸多棘手问题……”

????暮色渐浓,三人说说笑笑往射击场包厢用餐。

????秦生亲自倒了一杯酒给陆怀远。

????“来,阿远,今日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对我们立场的理解与支持。”

????陆怀远站起来接过杯子时,安诚多看了他一眼。

????他嘴角扬了扬:“秦生客气了,理应是我敬您才对。”

????安诚举杯:“来来来,大家都不必客气,都干了。”

????晚上十点,酒足饭饱,秦生车子率先离开射击场。

????射击场内设酒店,安诚在这边有一间专属休息室。

????陆怀远一身黑站在落地窗前,面色凝重地望着窗外弥漫的夜色。

????安诚倒了两杯红酒过来,递一杯给他。

????“怎么,心情不好?”

????陆怀远接过来:“怎么好?”

????安诚向前一步,与他并肩而站。

????“我们没有退路,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任何差错。等过后,再来慢慢处理那些事。我跟秦生是在同一条船上的,下不来,懂吗?”

????屋内灯光明亮,陆怀远静静地望着窗外,沉默了好久后,回应了一个字。

????“懂。”

????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????成为座上客,败为阶下囚是自古不变的真理。

????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要走,都必须有取舍。

????只是,那些无辜的生命呢?

????谁来负责?

????“t国那边的事情,你有没有参与?”问这句话时,陆怀远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。

????“没有。”

????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????安诚不言。

????“虽没有参与,但知而不报等同包庇。”

????“陆怀远,我是你舅舅。什么事情该做不该做我自有分寸。”

????安诚恼了,第一次朝陆怀远低吼。

????-

????陆怀远连夜从城回s城。

????车子驶进陆氏大楼地下停车场时,时间指向凌晨三点。

????开了数个小时的夜车,身心疲惫却依然了无睡意。

????咖啡的馨香溢满书房,陆怀远打开笔电处理几份紧急邮件后,视线落在书桌上的相框。

????相框里放着的是他的单人照,背景是慕大图书馆,同学随手帮他拍的,简单的黑t恤牛仔裤,腋下夹着课本在高大的书架间行走,年轻却又散发着内敛稳重的气息。

????他伸手,将相框拿了过来,不是看自己,而是将相框打开……

???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