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大良医 > 第一百零四章:坏了,遭贼了

第一百零四章:坏了,遭贼了

?热门推荐:
????此人没急着动,观察了一下周边,男孩儿和周恒都在沉睡,轻轻拉动急救箱上方的拉手,看不到缝隙的箱子,轻松被打开了。

????里面是满满一箱子琉璃瓶子,瓶子顶端有金属盖子,此人拿起来一瓶看了看,用力摇晃,里面的白色粉末上下飘动,瓶子上有药品的名称。

????上面的字迹,用手指搓搓,并未发现墨迹,显然这不是毛笔书写的。

????此人看完眉头紧锁,瞥了一眼沉睡的小男孩。

????他身侧的床头桌上,就摆着两个空药瓶,上面的金属盖子已经被掀开,里面有一个软软的白色垫子,上面带着针孔,里面的粉末已经毫无踪迹。

????在瓶子内壁上虽然没了药粉,却带着水珠,看看旁边的玻璃针管,疑惑更甚。

????走到床前,瞥了一眼小男孩儿手上的管子,目光上移,一个瓶子出现在眼前,那里面有一瓶水,倒挂在架子上,黄色的管子中间有一节琉璃管,能看到水滴滴落。

????此人恍悟般点点头,似乎想明白手中小瓶子里面的药粉哪儿去了,或许这就是他治病的手段吧。

????放下空药瓶,走到周恒床头,抓了两只装满药粉的瓶子,塞入怀中,将急救箱盖上,锁扣也按上,就连包袱皮都恢复了原装。

????就在这时,此人的手一顿,耳朵动了动,似乎听到远处嘈杂的脚步声传来。

????看了一眼房门,这个位置正对着南侧的山林,此人眉头一蹙,朝着北窗纵身一跃,瞬间没了踪迹。

????随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嘈杂,薛老大的身影出现在山脚下,他动作很快,怀中抱着两个小孩子,回身看看落在后面的那些老弱妇孺。

????“小孩子走不动的可以慢点儿,我送一趟人,回来接你们,小心脚下的石头,别摔倒。”

????一个五大三粗的人,突然说出这样关切的话,让人听着有些别扭,张婶子忍着笑,带着那些妇人赶紧上前帮忙。

????接过薛老大手中的两个孩子,看看后面的人,有些惊讶道:

????“怎么有这么多人?”

????“后面还有,估计是怕被烧死,山坳里的人大多都有些不舒服,发热的肚子疼的,比比皆是,山坳里面能吃的果子和树皮都被他们采光了。”

????张婶子叹息一声,看看怀中的孩子,招呼着人朝隔离病区走去,还不忘叮嘱薛老大。

????“薛泰你去叫周大夫吧,他似乎累狠了在一号病房歇息呢。”

????薛老大哦了一声,这么多的病患,好好休息是不可能的,蹑手蹑脚走到一号病房。

????打开门,薛老大的动作一顿。

????赶紧警觉地捂着口鼻,将门大敞开,回身搜索了一周,快步窜到房子后面看看,没发现什么异动,这才再度回到一号病房。

????德胜脚程慢,还要照顾这屈大夫一起过来,所以过来的慢些,看到一脸戒备的薛老大,和屈大夫互望了一眼,满脸不解的问道。

????“薛大哥,这是怎么了?”

????薛老大瞥了他们一眼,压低声音说道:

????“这里有人来过,房内下了蒙汗药,分量虽然少,可这里面参杂的香味,我咋闻着这么熟悉?”

????薛老大用力扇动一块板子,房内的空气流通起来。

????屈大夫蹙眉想了想,似乎城内没有什么人能有这样的身手,至于各家医馆,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。

????薛老大松开口鼻,用力嗅嗅似乎没什么味道了,他这才进去,在周恒身上拍了几下,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法,不过周恒却悠悠醒来。

????抬手扶着头,一阵眩晕的赶紧让周恒非常难受,德胜吓坏了,赶紧跪在床边,盯着周恒。

????“师尊,你感觉如何,可需要什么药物吗?”

????屈大夫也凑过去递过一杯水,“快喝杯水,那药性遇水就会散去。”

????周恒揉揉太阳穴,看着三张凑近的脸,微微摇头。

????“我睡着了?”

????薛老大脸上阴沉着,说道:“不是睡着是被下药了,这房内被下了迷药,你快点儿起来看看,可是少了什么?”

????周恒一惊,赶紧坐起来,起的有点儿猛,差点儿摔倒,赶紧扶着床边,看向急救箱。

????包袱的样子,似乎还是自己打结的样子,红木的药箱也还在,赶紧下床冲到盛儿面前,探了一下呼吸和脉搏,都没什么事儿。

????此刻,周恒的脑子有点儿乱,什么人给他下药?

????进来想得到什么,难道是探究自己的医术,还是要查明自己用药的方式,知晓自己的秘密?

????薛老大拍了德胜一把,眼睛一瞪。

????“愣着干啥,去给那些山上下来的人去检查啊,总不能让张婶子帮你干吧。”

????德胜赶紧起身,担忧地看向周恒,一抱拳说道:

????“师尊如若没事,那我先去看看病患,这回的数量有些多,怕是掌灯前都处置不完。”

????屈大夫捋着胡须,看向周恒,说道:

????“周大夫先休息一下,那病患我们去处理,至于这下药之事,老夫认为还需要告知刘大人,毕竟这城外的流民和伤患都需要你们诊治,如若你真出了什么事儿,这城外就乱套了。”

????周恒看看屈大夫,吃的盐多想的就是周到,确实如屈大所说,如若真出事儿不是丢药那么简单,这城内城外非要乱套不可。

????随即郑重地点点头,“那就有劳屈大夫多担待了,药剂的用量,参照之前医嘱即可,我缓缓稍后过去。”

????屈大夫想了一下,“如若高热的病患,还是采取搓酒降温,然后然找病因酌情用药?”

????周恒摇摇头,“凡是体温超过三十八度的,全部用那两种药物医治,因为有些人只是初期,还没有高热,如若这个时候不压制,等到高热发作就很危险,小儿体重不足五十斤的,全部减半用药。”

????屈大夫赶紧起身,将刚才周恒所说记录在册子上,抱起自己的药箱和德胜一起出去。

????见二人出去,薛老大赶紧将门关严,这才抱着急救箱的包袱,送到周恒面前,一脸的急切。

????“快仔细看看,可曾少了什么,这人从来到走,没停留多久,这样短的时间,没有对你和盛儿下手,难道是对药下手了?”

????周恒心里一惊,这薛老大说得非常有道理,不是寻仇的,那么来这里干什么?

????盛儿不过是三岁幼童,能有什么宿敌,显然这人是奔着自己来的,没杀人房内也没看出什么门道,那么真的有可能对自己的医术窥探了。

????周恒嗯了一声,将包袱扣子扯开,麻利地打开急救箱,原本满满当当的药瓶,有两处缺口,周恒惊慌地抬头看向薛老大。

????“坏了,遭贼了,药少了两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