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大良医 > 第六十八章:听雪阁之争

第六十八章:听雪阁之争

?热门推荐:
????“胡闹,痫病岂是如此三两下治好的?”

????邹大夫急了,用力甩开身边人的阻挡,惊呼一句朝着床榻边走来,刘公公也跟着走过去,庞霄微微垂头弓着身子紧随其后。

????那些大夫们,也是有些惊讶,这会儿也不用讲究什么礼数了,跟着朝前挪了挪,虽然不至于围观,却也到了隔断内。

????只见朱筠墨靠着枕头坐在床榻上,虽然脸色还是不大好,额头也挂着汗,不过人是清醒的,侧目看向榻前的众人。

????刚刚打水的小厮已经回来,快步走到榻前。

????周恒亲自浸湿汗巾,帮着朱筠墨擦拭了一下颜面和双手,此刻再看完全看不到刚刚的病容。

????未等周恒将汗巾丢在水盆中,邹大夫已经头一个挤了过来,直接撞在周恒身上。

????邹大夫肥硕的身躯,至少是周恒两倍,这一撞汗巾直接脱手,手指勾在水盆的边缘,水顿时漾了出来,整个人差点儿摔倒。

????薛老大手疾眼快,蹭一下人窜到近前,直接将周恒扶正身子,瞪着眼看向邹大夫。

????周恒一把抓住薛老大,眼神制止了他,随即看向邹大夫说道

????“御医的礼数就是好,我们这乡野之人比不了,后退一些。”

????既然他要诊脉,那就诊吧,自己打自己脸的事儿,周恒怎么能阻拦,所以微微笑了一下,抓着薛老大退后两步。

????一时间,房内清平县城的大夫,都鄙夷地看向邹大夫,从打此人进入听雪阁就咋咋呼呼,不是发脾气就是训人,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,反正没一句是和颜悦色的。

????现如今,清平县的大夫诊治好了公子,他这是干啥?

????抢功?

????不过,所有人只是看着没有说话,那邹大夫用余光看了一眼刘公公,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????厉声怒目盯着周恒问道“你是哪儿的大夫,师从何人?这痫病并非短时间可医治,你是否用了什么禁忌的药物?”

????这一堆大帽子扣下来,周恒心里暗自佩服。

????这人真的是不要脸的祖宗,太特么不要脸了。

????“是否用了邹大夫自己看过便知,何须问我?”

????周恒随即不再说啥,让他表演一会儿多好,这时候要低调。

????邹大夫见周恒识趣没辩驳,哼了一声,一拂袖坐在锦墩上,伸手就要抓朱筠墨的手腕。

????就在这时,朱筠墨将手腕直接撤回去了,邹大夫有些不解,抬眸看向朱筠墨。

????“邸下,怎可讳疾忌医?”

????朱筠墨噗嗤笑了,随即淡然地说道

????“邹大夫怎知我讳疾忌医,刚刚周大夫已经给我治好了,怎么不让你诊治就是讳疾忌医?”

????邹大夫一怔,朱筠墨一贯都是唯唯诺诺,对他的吩咐,诚惶诚恐地接受,从没有什么反驳或者抵抗,就连吃药亦是如此。

????“邸下为何如此说?”

????朱筠墨脸色更加冷了几分,一字一顿地说道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邹大夫说说,我这是什么病?”

????邹大夫一顿,赶紧谦逊了一些,没再托大,捻着胡须细细说道

????“多年前已经有了定论,这是痫病,邸下幼时不是犯过两次,怎么这会儿倒是疑惑起来?”

????此刻庞霄走了过来,将床榻边的一个盘子掀开,里面赫然是一些纸包,闻着味道就知道,这里包着药材。

????他拿了一包递给邹大夫,又拿了一包递给屈大夫。

????朱筠墨接着问道“这个药可是邹大夫开的?”

????邹大夫有些不耐,打开看看,果然是自己开的草药包,随即点点头,答道

????“对,这是芩连清心汤,此方清心开窍,化痰安神。治痰火扰心,癫狂烦躁。主治痫病。”

????身后的那些清平县大夫,也都传看了一遍。

????黄芩、黄连、麦冬花、茯神、丹参、牛黄、菖蒲、远志几味药材,没什么特别之处。

????这是一个加减方,虽然药量有些大,不过也无可厚非,每个大夫的手法不同,估计是对病患情况了解,所以斟酌了一番。

????唯独屈大夫微微蹙眉,捧着草药包看了又看,不过没说什么。

????朱筠墨点点头,“真的是一生病,记性都有些不好,霄伯我这个方子吃了多久?”

????“回主子话,这药方从五岁服用到今天,已经吃了十一年了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屈大夫顿时一惊,手中的草药包‘啪’的一声,落在地上。

????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屈大夫,朱筠墨看向屈大夫,朝他微微一笑。

????“老人家不用忌讳,有什么想法或者认知,可以直言不讳。”

????周恒看向这位老者,在公堂上已经领教过了,此人很是公正,说话几乎滴水不漏,这会儿如此惊讶,显然他已经想到其中的关键。

????只是不知道,他是否愿意说出来。

????屈大夫垂下头赶紧施礼,思虑半晌这才说道

????“老朽失礼了,望公子海涵,不过这药这药不可长期服用,别说十一年,就是三年五载也不行,尤其公子还未到婚育之龄,这今后的子嗣,恐怕都会断绝。”

????周恒抬头看向屈大夫,没想到他并没有什么委婉的表达,显然邹大夫的行径激怒了他,身为医者,竟然以药害人,这是他决不能容忍的,周恒禁不住有些钦佩。

????邹大夫眯起眼睛,身侧的刘公公,用拂尘暗暗敲了他一下,目光后移看向刘公公,只见微微晃头,伸出右手食指,左手朝下一掰,手指弯曲。

????邹大夫心下一惊,这是要对那老头下杀手,不过如此一来也不用挂怀了,脸上多了一丝沉稳,随即看向屈大夫。

????“此言差矣,此方长时间服用确有子嗣之忧,不过为了活命只能有所取舍,难道性命不要了?况且,老夫也炼制了寒蝉清神丹,此药能缓解痫病的症状,更不会影响子嗣。”

????屈大夫一顿,显然没听过这个寒蝉清神丹,侧头看向周围的大夫,一个个纷纷摇头。

????周恒侧头看向邹大夫,“不知邹大夫可带着此药,光听名字还真不知道是何种药物,我等真的是孤陋寡闻了。”

????见周恒一脸谄媚的笑容,邹大夫没有反感,反倒有些自得,摇摇头说道

????“此药得来不易,不过今日来得匆忙身上并未带着。”

????周恒一听,没带没带能行,弓拉满了,你没带箭,这不是逗我玩儿吗?

????恍悟般抬手一拍额头,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,打开有一粒药丸,出现在上面。

????“瞧瞧我这个记性,上次为公子诊治的时候,公子正在吃药,正好有一粒落在地上,公子让我丢弃,可是我看那药丸精致,没舍得丢弃,邹大夫看看,这可是那寒蝉清神丹?”

????邹大夫微微蹙眉,不过还是凑近嗅了嗅,微微点头。

????“是,这就是寒蝉清神丹。”

????周恒另一只手上早就拎着一把手术刀,此刻手起刀落,在纸张上将药丸一切为二,黑色药丸的中心,包裹的那颗红色药丸显露出来。

????周海回身看看这些大夫,问道

????“哪位感兴趣可以过来闻闻,看看这是何物?”

????邹大夫一听想要上前,不过庞霄正好上前一步,一把接过药丸,径直将药丸送到屈大夫他们手上。

????所有人都凑近嗅了嗅,屈大夫一嗅就顿住了,顿时瞪大眼睛看向周海,见周海没了刚刚谄媚的样子,脸上严肃起来。

????瞬间明白这番用意,赶紧上前一步。

????“此药老朽甚为熟悉,这是提纯后的臭麻子有麻醉之效,不过毒性极大,成人十颗臭麻子即可丧命。”

????其他大夫不断点头,认同屈大夫的判断,唯有寿和堂的彭大夫朝后挪了挪,没有参与其中。

????邹大夫用眼角瞥了一眼众人,微微眯起眼睛。

????“此药里面含有臭麻子,不过用量被控制的很好,既能麻醉,为何不能用做他效,况且此药对痫病有奇效,老夫已经找人试验过,怎么你们这是质疑老夫的判断?”

????周恒横跨一步,走到邹大夫面前,盯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

????“按照邹大夫的理论,此药如若和之前的芩连清心汤同服,虽然对身体有诸多损伤,对痫病确实有疗效。可是公子没有痫病啊?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