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8挑唆

?热门推荐:
????端木绯的这个问题,端木宪还真是答不上来。

????端木宪在心里自我反省了一下,明知小孙女就爱看热闹,自己居然没问清楚京兆府什么时辰开堂,自己这个祖父真真是太不尽责了!

????端木绯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眨巴眨巴地看着端木宪,一脸的期待。

????端木宪连忙殷勤地道:“四丫头,祖父一会儿派人出去打听。”

????“好。”端木绯勾唇笑了,眉眼弯弯,笑容灿烂如明媚的春日,“等开了堂后,殿下终于能摆脱封家了!”

????端木纭心有戚戚焉地点点头。

????安平长公主性情爽利,敢爱敢恨,犹如那六月骄阳般明艳高贵,配封家这种脑子进水的人家,真真是委屈极了。

????从前,念着封家是妹妹未来的夫家,端木纭对他们也没有多大的恶感,逢年过节不咸不淡地当作亲戚走礼,但是这次的事,实在让她是可忍孰不可忍!

????为了攀上岑公子,满足他们家一些见不得人的私欲,封家人就想用什么纳妾、孝道等等的来拿捏妹妹,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德性,长辈没个长辈样,还要妹妹去孝顺?!

????又说了一会儿话,端木宪答应了等打听到时辰就派人去告诉她们,姐妹俩就告退了。

????端木宪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姐妹俩的背影。

????两个丫头从北境来京城已经快八年了,此时回想起来,仿佛才一眨眼的工夫,姐妹俩都长大了,纭姐儿更是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

????最近端木纭已经不再提女户、自梳之类的的话了,但是对于那些上门提亲的媒人,依然毫不考虑地全部拒绝。

????其实有些人家,端木宪自己觉得挺不错的,就比如上个月的忠勇侯府,那是京城老牌的勋贵了,因为府里老太爷和太夫人相继过世,府中前后守了五年孝,忠勇侯世子的亲事也就耽搁了下来。

????那位忠勇侯世子今年也就刚刚及冠,文武双全,孝顺知礼,端木宪还特意去听过,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,后院干净,连通房侍妾也没有,对方还体贴地允诺,可以等到纭姐儿送了妹妹出嫁,再完婚。

????可是端木宪才试探地和端木纭商量了两句,就被端木纭二话不说地拒绝了。

????哎。端木宪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。

????首辅府家大业大,若大孙女真不想嫁人,端木家就算金尊玉贵地养她一辈子也没什么,只是,上次亲家李太夫人也提过,纭姐儿似乎是有心上人了。

????只是李太夫人也太不上心了!都这么久了,也没打听清楚那个“心上人”到底是谁!

????端木宪寻思着,是不是哪天抽空去趟祥云巷,正好李太夫人还在京城呢,纭姐儿的事总得和她商量商量才是。

????端木宪以目光追着姐妹俩的背影,几缕金色的阳光穿过树冠的间隙朝他直刺而来,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。

????忽然间,那只金色的麒麟又一次浮现在了端木宪的眼前,挥之不去。

????姐妹两人在绕过一道回廊后就消失在了端木宪的视野中,她们的话题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帕子上,从缠枝纹说到朱鸟又说到牡丹,等回到湛清院后,端木纭立刻就让人把绣花绷子拿了过来,迫不及待就想要开工了。

????端木绯期待地和她一同挤坐在美人榻上,“指手画脚”地挑起了绣线,端木纭一脸温和地看着妹妹,只含笑点头。

????碧蝉在一旁凑趣着说道:“小八要是发现姑娘不绣它,去绣别的鸟,又要吵翻天了。”

????“噗哧——”

????端木绯轻笑出声,笑吟吟地说道:“小八那只蠢鸟,就是蛮横霸道,一言不和不是离家出走,就是捣乱,也就岑公子不嫌弃它。还是涵星表姐的琥珀乖巧懂事,叫起来也好听,哪像它,总是嘎……”

????“坏!”

????熟悉的鸟叫声忽然打断了端木绯的话。

????躲在美人榻下打瞌睡的小八哥像是听懂了端木绯的嫌弃,气势汹汹地从美人榻下冲了出来,一边用粗嘎的嗓音大叫着“坏坏!”,一边用嫩黄的鸟喙对着端木绯的衣裳一阵乱啄。

????端木绯又躲又闪,碧蝉和绿萝帮着端木绯拦住小八哥,屋里一片鸡飞狗跳。

????“咦,怎么了?”涵星娇俏的声音恰在这时从门帘外响起,惊喜地喊道,“小八!小八,你是知道本宫回来,特意来等本宫的吗?”

????怎么可能!屋子里的几个丫鬟默默地想着,小八哥有多怕四公主,她们几个最清楚不过了。

????果然——

????小八哥在半空中的身影明显停顿了一下,然后头也不回地穿过一扇窗户往外飞去,“嘎!”只留下一片黑羽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。

????当涵星打帘进来时,就只看到了窗口的这片黑羽,失望地嘟囔了一句:“小八这么快就走了啊。”

????涵星很快就重新打起了精神,笑着说道:“绯表妹,方才戚先生问本宫,你怎么还不去女学。”

????昨晚套麻袋打了人后,涵星亢奋得一晚上没睡着,就想找人分享,于是,她一大早就跑去女学找丹桂去了。本来涵星是想拉端木绯一块儿去的,可是端木绯没睡饱,整个人都赖在被子里,打死都不肯起来,涵星拿她没办法,也只能自个儿去。

????端木绯呆了一呆,眼神闪烁了一下,笑呵呵地避而不谈:“涵星表姐,你今天回来的真晚……”

????涵星喝了一大口丫鬟上的温花茶,润了润嗓,懊恼地噘着小嘴说道:“今日下午有书画考试,本宫应该明天去的!”

????女学通常只上半天课,中午就该回来的,涵星运气不好,遇上了书画考试,一直到现在才下学。

????涵星的情绪一向来得快,去得也快,只懊恼了一下子,又兴奋起来,说道:“哈哈,丹桂可羡慕本宫了,还说下次要套麻袋打谁的时候,把她也叫上!”

????涵星说得眉飞色舞,庆幸地想着:还好自己从宫里搬来绯表妹一块儿住,要不然就错过这么大的一场热闹了!还是住在宫外好玩!

????想到母妃最近总催自己回宫,涵星又噘起了小嘴,嘴巴翘得几乎可以吊油瓶了,心里寻思着,她干脆找攸表哥说说,早点成亲算了!

????“对了,绯表妹,戚先生说她新得了一幅韩昌的《五马图》,明天拿来课堂上让我们赏玩!”

????“韩昌的《五马图》!”

????端木绯眼睛一亮,如宝石般闪闪发亮。

????韩昌可是前朝末年有名的书画大家,能书善画,除了擅写草书外,尤其擅长绘画马、虎、牛等动物,可惜因为前朝末年连续十几年的战乱和王朝更替,他的书画只有极少幅流传了下来。

????端木绯想也不想地说道:“那我明天过去女学!”大不了就少睡一天懒觉!韩昌的画可不能错过的。

????眼睁睁看着妹妹那么容易就被一幅画哄去了女学,端木纭抿嘴笑了起来。

????这时,一个小丫鬟挑开门帘走进了东次间,福了福身,禀道:“大姑娘,四姑娘,方才老太爷让人传口讯,说明日巳时开堂。”

????端木绯美滋滋地点点头,打发了她下去。这个时辰刚刚好,她可以睡到自然醒,再去京兆府衙门。

????“开堂?!”涵星疑惑地歪着小脸,好奇地问道,“开什么堂?”

????端木绯随口答道:“安平长公主殿下要与封预之和离。”

????“呀!”涵星来劲了,惊喜地抚掌道,“这个新上任的京兆尹动作可真快!绯表妹,本宫也要去看热闹!”

????表姐妹俩一拍即合,一下子就说定了明天一块儿去京兆府看热闹,然后两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齐殷切地看向了端木纭,端木纭勾唇了,爽快地说道:“我替你们备好马车。”

????两个小丫头乐了,头挨着头凑在一起,眉飞色舞地说着明天的安排,说到明日等过了堂后,是去露华阁庆祝,还是去女学看画,还小小地争论了一下。

????端木纭一边挑着绣线,一边乐呵呵地看着她们俩,偶尔插一两句话。

????屋子里,表姐妹三人言笑晏晏。

????这一日,端木绯用过晚膳,就早早歇下了,养足了精神,

????次日一早,辰时刚过,表姐妹俩迫不及待地坐上马车出发了,目的地自然是京兆府。

????今日的京兆府衙完全不复往日的庄严肃静,远远地就能看到里里外外的围了不少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里三层外三层,热闹得就好像赶集一样。

????一路上还有不少百姓在往京兆府的方向走去,一路走,一路说,神采飞扬。

????其实,和离什么的但也并不稀奇,正所谓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和离能闹到官府的就少之又少了,更何况还是公主与驸马和离,对于这些平民百姓而言,这可是一辈子都难得见到一次的。一听说今日开堂,只要没啥急事,全都涌了过来看热闹。

????“好多人啊!”涵星挑开了车厢一侧的窗帘,把头探出窗口往外看去,“绯表妹,我们是不是来晚了啊,要是抢不到好位置就糟了。”

????“哎,本宫应该提前让从珍过来抢位置的。”

????涵星嘴里嘟囔着,听她的语气好像是把公堂审案当作了是看戏。

????大宫女从珍一言难尽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。四公主殿下这都是及笄的人,要是皇上现在没病,没准四公主都已经和未来的驸马爷成亲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……

????端木绯贴着涵星的脸颊,也往京兆府的大门口望去,笑吟吟地对着从珍招了招手,吩咐道:“从珍,干脆你去找何大人问问,一会儿能不能让我们当堂旁听。”唔,自己靠山这么硬,这么点小事应该没问题吧?

????端木绯的眸子亮晶晶的。

????涵星乐了,忙不迭催促道:“是啊,是啊,从珍你快点去。”

????在两个主子的催促下,从珍下了马车,绕过人群,往后门去了。

????端木绯和涵星坐在马车里等消息。

????这才几句话的功夫,京兆府大门口人又多了近一半,周围越来越喧哗,越来越嘈杂。

????“……你们听说了没,这位长公主殿下早早就和驸马闹翻了,十几年来一个人住在公主府里,也不知道养了多少面首!”

????一个粗嘎轻蔑的男音透过窗户清晰地传入了两个小姑娘的耳中。

????端木绯皱了皱眉,循声去看,就见一个四十来岁、穿着青色袍子的中年男人站在京兆府的大门口对着里面指指点点。

????许是他的话过于耸动,很快就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目。

????中年男人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,扯着嗓门说道:“我的一个远房堂叔就在公主府里当差,都是他告诉我的,说是那位长公主殿下风流得紧。”

????说起这种香艳的话题,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猥琐的笑容,更有几个男子催促他继续说:

????“是吗?”

????“老哥,有多风流?”

????中年男人嘿嘿笑着,说道:“这公主府里啊,那是夜夜笙歌,好不快活。你们想想,要不然,那位长公主殿下怎么就非要让独子离宗改姓呢。哎,可惜了尚公主的那位驸马爷,帽子什么时候绿了都不知道。”

????男人对绿帽子什么的最为敏感,周围不少男子都骚动了起来,挤眉弄眼地窃窃私语。

????一个五大三粗的虬髯胡凑过来接口道:“难道是……”

????他们嘿嘿笑着,一副“看破不说破”的样子,这才一会儿工夫,又有更多人朝这边围了过来,越说越热闹,不时可以听到“和离”、“公主”、“香艳”、“禁脔”之类的词随风飘来。

????“绯表妹,这些人太可恶了!”涵星被这些污言秽语气得双眼圆睁,直拍马车,“就该拖下去掌嘴!”

????“这是在挑唆吧。”端木绯乌黑的瞳孔中平静无波,了然地说道,“应该是封家安排的。”

????“封家?”涵星转头看着她,挑了挑眉梢。

????端木绯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这是想要败坏了安平长公主殿下的名声,不管一会儿判决的结果怎么样,殿下都会声名扫地!”

????人言可畏!

????若是换作个性情稍许软弱些的女子,只怕要一条白绫吊死了。

????在安平刚提出要与封预之和离后,封家就已经故意在京中煽动了,端木绯也听祖父说起过,不少御使上了折子,弹劾安平肆意妄为,弹劾封炎背祖忘宗……

????想必封家人在知道今日会开堂后,就“煞费苦心”地安排起来了吧。

????“……还有呢!”又一个瘦巴巴的灰衣青年神情猥琐地说道,“听说那个什么无宸公子就住在那位长公主的公主府里,这孤男寡女,瓜田李下的……嘿嘿嘿。”

????除了那些平民百姓外,人群中,更多的是书生打扮的文人学子。

????学子们年轻气盛,更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挑衅,但是……

????“住口!”

????一个相貌平平的青衣书生上前几步,对着那个灰衣青年怒声喝斥道,“无宸公子光风霁月,岂容你这等小人随意编排!”

????“无宸公子高才博学,轶尘绝世,乃人间谪仙也!”

????“无宸公子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周围那些学子们你一言我一语,对着那灰衣青年怒目相视,一个个引经据典,虽然没有一句脏话,却把那灰衣青年说得哑口无语,简直都都懵了。

????明明方才在说到安平长公主的时候,也不见这些读书人这么激动啊,怎么他才说了无宸公子一句就像是骂了他们老爹一样!

????马车里的涵星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,目光灼灼,差点没给这些学子鼓掌。有趣,太有趣了!

????端木绯勾了勾嘴角,笑了。

????学子们的确容易热血沸腾,遭人煽动,但也正因为他们读过书,善思考,不像目不识丁的百姓那么容易哄。

????他们自有评断是非的标准,封家把他们煽动了过来,能不能达成目的还难说呢……

????灰衣青年被学子们骂得节节败退,脸色不太好看,下意识地朝不远处的中年男子投以求助的眼神。

????中年男人暗骂他没用,连忙站出来,生硬转遍了话题,朗声说道:“各位还记不记得那位长庆长公主?就是那个前几年抢了一个举子过府,结果逼得举子不堪受辱自杀的长庆长公主。”

????这事就是发生在上一科,当时闹得很大,不少学子当时还去宫门前静坐过,当然还记得。

????那些学子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。

????“要我说啊,”中年男人勾了勾唇,故意抬高了嗓门,叹道,“这些个皇家公主都是一个德性,只委屈了那位尚了公主的驸马爷。这大好的年华被蹉跎,公主想和离就和离,想带走儿子就带走儿子!”

????那些学子回想着当年长庆的事,还觉得义愤填膺,注意力顿时就被转移了。

????一个青衣学子率先说道:“这些皇家公主太仗势欺人了。”

????“如若判决不公,吾等绝不妥协!”

????“没错,此例不可开!否则以后那些公主岂不是个个有学有样!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其他学子纷纷附和着。

????啪!

????涵星气鼓鼓地把马车的窗帘放了下来,愤愤不平地说道:“尚公主有什么不好的?!攸表哥才不会嫌本宫呢,还常常陪本宫逛街、打架、打马球!哼,这些人只会人云亦云。”

????端木绯又挑开了窗帘一角,默默地看着外面。

????涵星生了一会儿闷气,就又忍不住凑了过去,“绯表妹,你在看什么啊?”

????“这个、这个、这个……还有那个……”端木绯抬手在人群中连连指了好几人,“就是他们在挑事……京兆尹来了!”

????穿着一身青色便服的京兆尹何于申随从珍匆匆赶了过来,一直来到了端木绯她们的马车旁,殷勤地问候道:“四公主殿下,四姑娘。”

????何于申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儿,有机会为四姑娘办事那自是义不容辞。

????“何大人。”端木绯笑眯眯地拱了拱手,“这几个人恶意挑唆百姓们闹事。”说着,端木绯又把方才的那几个重新指认了一遍。

????“四姑娘稍等。下……本官立刻处置。”何于申差点脱口就自称“下官”了。

????“何大人稍等。”端木绯一双大眼微眯,眸子里亮晶晶的,像只狡猾的小狐狸,压低声音说道,“一会儿抓人的时候……”

????“是……是……”何于申听得连连应声,赶紧去办了,从珍又上了马车。

????端木绯和涵星就凑在窗口等着看热闹,不一会儿,京兆衙的大门口就传来几声吆喝声:

????“官府办事,让开!”

????一个班头带着五六个腰挎长刀的衙差从京兆府里蹿了出来,围在门口的众人吓了一跳,惊疑不定。

????“这个,这个……这个!”班头也不废话,指挥着几个手下二话不说地冲进人群拿人。

????他们目标明确,刚刚端木绯特意指出来的几个人,一个也没放过。

????周围的其他人吓得连连后退,生怕也被牵连进去。

????马车里的涵星看得乐极了,还不忘和端木绯分享:

????“就是那个人,说大盛公主都是和长庆姑母一个德性的。”

????“还有那个,说什么瓜田李下,孤男寡女……”

????“还有还有……”

????人群里,一片骚动,几个衙差横冲直撞,有几人见机不妙,立刻叫嚣了起来:“官府莫不是要杀人灭口?!”

????“驸马爷都已经被祸害得入了狱!还不许我们说吗?”

????“有本来把我们全抓了啊!”

????几个学子看不下去了,刚要出声为他们抱不平,班头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《大盛律》骂詈有云:一凡毁骂公侯驸马伯、及两京文职三品以上者、问罪、枷号一个月发落。”

????十年寒窗苦读可不是假的,除了四书五经,《大盛律》也是学子们必修的一门功课,早已熟读于心。

????一听班头搬出了《大盛律》,他们立刻就默了。

????长公主可是从一品,刚刚那些人的肆意谩骂,确实是犯律条!

????再定睛一看,衙差们也没有乱抓的,抓得都是那些最最口无遮拦之人。

????学子们面面相觑,谁也没有当那出头鸟。

????学子们不动,平民百姓向来就畏惧官府,更不敢动。

????灰衣青年慌了神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!他赶紧看向了那个中年男人,还想说什么,就被衙差堵上嘴拖了下去。

????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????马车里的两个丫头愉快的看完了这场戏,便跟着又亲自过来请人的何于申避开人群进了衙门。

????何于申先把她们都请到了后面去小坐奉茶,一直到临近巳时才上了公堂。

????公堂的一侧,早就已经额外摆上了两张高背大椅,这个位置看热闹极好,两个丫头欣然接受。

????涵星还没上过公堂的,她饶有兴致地四下打量,又和端木绯咬起了耳朵,说道:“绯表妹,你瞧,封家人来了!”

????来的正是封家的太夫人和封预之的平妻江氏!

????江氏同样也看到了端木绯。

????她压低声音在封太夫人的耳边说道:“太夫人,是端木四姑娘。”

????封太夫人顺着望了过去,就见端木绯和四公主两人正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有说有笑,不禁皱起了眉,说道:“真是没规没矩。”

????江氏奉承着说道:“等将来四姑娘过了门,太夫人再好好教教也不迟。”

????也只能这样了!封太夫人缓缓颌首,又说道:“你都安排好了吗?我怎么瞧着有些不太对劲呢……”

????江氏也是秀眉微蹙。

????本来她还以为到了这里以后,就能够看到那些学子和百姓们群情激愤的画面,到时候一开堂他们就全都会站在封家这边。

????结果……

????怎么就这么安静呢?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出院了。书评区也开了。所以可以要月票吗?

????前几天的那个月票红包,我在输入金额时少加了一个零,刚刚才发现……被自己的智商蠢哭了!